Pandora创办人:如果注定要撞墙,乾脆把它撞破

Pandora创办人:如果注定要撞墙,乾脆把它撞破

照片来源:Flickr

我在 1999 年底跟两个朋友创造了 Pandora,几个月内我们募集种子资金,开始进行「音乐基因计划」,那是段极令人兴奋的时光。我们挤在一间小小藏身在公寓的工作室内,在白板上擘画商业计划,找来音乐家、工程师加入团队,投资新产品,奋不顾身跳入新创公司的战场。

好景不长,状况开始变得困顿。我们面临钱几近烧光的窘境,为了生存,陷入漫长而艰辛的奋斗,这历经了大约整整 4 年的时间,我们转换部分商业模式,并在 348 位投资者面前进行 pitch,才终于募得另一轮创投资金。到了 2004 年三月底,我们迟发了近 200 万美元的薪水、累积了庞大的卡债、还得跟数不清的诉讼和驱逐通知作战,所有年轻企业可能面临的挑战,我们大概都碰过了。这段过程犹如狂风暴雨,无论以什幺方式,我们都很难倖存。后来 Pandora 逐渐茁壮,但那段时日我总是永难忘怀。

人们讨论创业时,焦点往往围绕着外部挑战:筹募资金、寻觅人才、攻克竞争、创造意识等等。这些毋庸置疑,都是横亘在每家新创公司前的难关。不过,对我来说,最大的障碍却是来自内心。频繁打扰他人借钱,让我挣扎不已,遑论经常碰壁。我觉得自己像只水蛭,每年这种感觉都啃噬得更深。

Pandora创办人:如果注定要撞墙,乾脆把它撞破

Pandora 创办人 &策略总监 Tim Westergren。照片来自 LinkedIn

刚开始向投资人 pitch 并不是件难事,那个时期无限的潜力以及飞快的投资速度,让你可以向投资者展现无所畏惧的热情。后来,除非你很幸运,否则当你的点子将与市场现实有所抵触,速度随之变得缓慢。成长的路途变得陡峭,突然间峰顶就从你的视线消失。这是身为领导者的真正考验,当继续投钱的理由不复存在,你要怎幺维繫支持者的信念?

我花了四年与之搏斗,这是一段很长的时间。我不久便想通,解决的方法不是假装状况没那幺糟、或者逃避之后总是可以再恢复元气。某天有人给了我一个简单且即时的忠告——别被自我意识困住了。

他的这番话有如当头棒喝,一直以来我的确非常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强烈的自我觉察却可能伤害创业家。热情与自我信念是你的利器,吸引投资人与人们注意到你的目标与理想,当你每天试图攀爬忧虑的高墙,它们是支撑你精神的泉源。倘若你的意志不再坚定,所有来自外部排山倒海的压力与质疑,将压得你喘不过气。长期靠着朋友、家人以及无偿工作的员工维持公司的运作,失败的感受在我内心一天天加深,而以更专业的角度来说,远远落于他人之后。

这位朋友的金玉良言,帮我打破了这个连结。它提醒了我,新创公司迈向里程碑的路径与获利,跟一般的职业生涯并不一样。假如我以相同的尺度衡量我们的进程,我注定不适合自己创业。事实上,新创公司是一个实验,也是一场冒险,它们充满各种怪诞,真见鬼了,我们当初甚至曾想过,乾脆把剩下的 2 万 5 千块清空,一了百了,去旅行吧!

当我领悟了他的观点,我开始懂得处理自我怀疑,恢复信念与热情继续做该做的事。最终我认为投资人买到的,是信心与意念,是一种永无止尽的乐观主义,但其中存在着机会。这五年来,我见过很多成功的创业者,创造新事物本来就难如登天,成功者屈指可数,并且难以用经验法则论成败。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你必须放在心上,但不轻言放弃,有这样的认知,可以为你带来自信,而不是恼人的自我意识。

我经常与正在奋力突破困境的创业家会面,我对他们的焦虑感同身受,但是正确的洞察,能够使慌乱的心智冷静下来,并且享受其中过程,这是唐吉柯德式的混乱,我对不顾一切追寻热情所在深信不疑——比唐吉柯德更唐吉柯德。人一辈子只活这幺一次,如果你注定是要撞墙,不如以时速 100 英里的速度冲向前去,它就这样被你撞破也说不定!

  1. The Self-conscious Entreprene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