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过去廿年,办公室文化变了好多,家俬变得没那幺耐用,款式愈出愈多,不变的是办公室座枱式电话始终如一,长收长有。(彭丽芳摄)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业界表示回收业成功关键有三:放家俬的地方、回收渠道和转手渠道。拥有三万呎储存仓库,令长迎成为香港最大办公室家俬回收商。(彭丽芳摄)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从恆生银行回收来的三、四十套办公桌椅,原本尘归堆填区,幸得小企业接收,重获新生。(受访者提供)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麦骥才(彭丽芳摄)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一张真皮办公椅,回收价三十元,经清洁和翻新后,与新椅无异,索价三百元。(彭丽芳摄)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洪美玲(彭丽芳摄)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Gigi(左)说DunDum无全职员工,只要有job就会叫Kazaf(右)等朋友帮忙,节省员工成本。(彭丽芳摄)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二手办公室家俬中以椅子和文件柜最好卖,二手家俬既可防甲醛,又便宜又环保,何乐而不为?(彭丽芳摄)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绿色生活:搬办公室 家俬去咗边?

一间二十人的小企业刚搬办公室,由观塘创贸广场二十六楼搬到二十楼的大单位,由于崇尚环保,因此八成家俬都用原有的旧家俬。与此同时,中环IFC、中环广场、九龙湾Megabox都有办公室搬迁,丢弃大量只是用了几年的办公室家俬。

于是,小企业老闆选中Megabox恆生银行搬迁所丢弃的数千件家俬,召来两架五吨斗车、六至八个工人将其中三、四十套簇新的家俬搬回新写字楼,仅由九龙湾搬到观塘亦花费了两三万元。

有房地产顾问机构数据显示,近五年间香港有五分之一的甲级写字楼转了租客,衍生了庞大的办公室家俬回收业,不过真正能够重获新生的家俬并不多,更多是被送往堆填区。

合约规定交吉 家俬沦为废物

香港能源及环保顾问公司丰能接收了恆生一部分家俬,董事麦骥才(Henry)相信恆生银行不知道原来丢弃了这幺多旧家俬,「因为普遍大集团的policy是一张合约过的,让判头全权清拆、还原、处理家具」。他慨叹由于大部分物业管理公司都要求企业搬走后,要还原一切间隔及清走所有家俬以交吉,引致不少办公室家俬被运往堆填区。

「我最近帮客户找二手家俬,知道AIA tower(友邦广场)半年内搬走,又会释放多万件家具。」而最讽刺的是,连最应该带头重用家俬的环保署,署方添马舰政府总部办公室大部分亦是使用新家俬,「好多则师都用新家俬,因为谂野的flexibility大好多。加上土地问题,香港办公室空间细,二手家俬变相好难fit到个间隔,令香港人对二手办公室家俬却步」。

回收商两大困境

政府无数字显示每年有多少办公室搬迁,不过根据房地产顾问机构仲量联行数据,由二○一三年直至今年九月底,新租赁甲级写字楼楼面面积2075.4万平方呎,佔甲级写字总面积9630万平方呎的21.6%,由此大概可以推测,近五年间香港有五分之一的甲级写字楼转了租客。可以想像回收办公室家俬的需求有多巨大。

走进观塘工厦,墙上贴满标明价钱的办公室家俬相片,延绵数米。一九九八年成立的「长迎家俬」号称是全港最大的办公室家俬回收商,在沙田、元朗和观塘设有合共三万几呎仓库,观塘总行和荔枝角分行合共营业额每月最多一百万元。五十多岁的老闆洪美玲(May)说每日都有办公室搬迁,每日都要上门回收家俬。「我们真的好环保,见到家俬咁靓,装修师傅扑烂晒,好嘥,所以只要客人先send家俬相片给我们,倾好价钱、家俬至少要八成新,我们就会上门收。我们唔收,家俬就送去堆填区。」近年她亦和清拆公司合作,「清拆佬话『六十张櫈去堆填区,你要不要』,我们就去收,并给清拆公司一些茶钱,低买高卖」。

一个二千呎仓库面积才能全数吸纳一个两万呎办公室的家俬,并要出动十辆车接收。虽然会将家俬拆件,但尤其椅子是非常佔地方。「回收价视乎地区、人手、物流,通常中环、观塘这些旺区的办公室会用好一点的价钱回收。」一张普通办公椅回收价约廿余元,清洁、翻新、维修后可卖三百元,但依然只是新货的两三折价钱,「因为是要平好多,人们才会买二手家俬」。

租金贵请人难 成本上涨

二十年间,见证商业区向外发展,屯门、葵涌、火炭等新写字楼涌现。「香港愈来愈多写字楼,咁多年生意额都没有跌过,不过杂费多了。」May 慨叹仓库租金昂贵和薪金上升是家俬回收商的两大困境,「找仓库地方难,租金贵了很多,二十年前仓库租金六元一呎,现在十六元一呎。而且好难请人,搬运工人太辛苦了,二十年前月薪七千元,现在至少要一万五千元。」连丢垃圾的费用亦贵了,由于卖不出的家俬最终还是要运往堆填区,而大型家具要送往指定垃圾收集站,现时每车家俬入场费过千元。

一买一卖 解决库存成本

有年轻人想到解决仓库租金高昂的方法,三十岁生物科技博士欧阳姿婷(Gigi)三年前成立Dun Dum,专门回收再用二手物品,曾为约十五间办公室处理旧家俬。「只要他们三个月至半年前联络我们,我们就找人上门度尺、计数、影相,再逐件放上carousell、二手家俬网放售。有人想买才逐件从办公室搬走,避免积存货物。」

她忆述曾为三层的大建筑师楼回收家俬,最终将四成家俬售予新买家,四成给回收商回收,剩下两成送去堆填区。他们的特色是不会以贱价买卖家俬,令卖家都有好的收入回报,最终获得六位数字收入,Dun dum和建筑师楼各收五成。「大件的会议室家俬比较难卖,储物柜最好卖。要留意的是绒面的rolling chair比较难打理和有蝨,皮或胶製家具会比较容易再售,而统一和又能叠起的家品又更受欢迎,最resalable的家俬之一是IKEA家俬,客户会相信其品质。」

买二手办公室家俬并非穷人专利,她犹记得有一位在元朗和屯门开设养猪场的富豪,带着物流人员和兄弟亲身驾车到其办公室拣家俬,即场挑选廿几件家俬并抬上车运走,以布置养猪场旁边的写字楼。「买二手办公室家俬其实是一种生活态度,近年青年人创业需要、环保意识提高和更多外国人来港定居,都带动到香港办公室家俬回收业。」

回收重用 物业公司的角色?

绿惜地球创办人刘祉锋表示,大部分公司在搬迁时都直接将家俬丢掉,商业家俬属于都市固体废物,丢弃在堆填区或废物转运站收费为每吨三百六十五至三百九十五元,而若清拆公司将入墙柜等家俬扑碎后运往堆填区即被视作为建筑废物,收费为每吨二百元,不排除会有公司为减轻处理成本,而将还能使用的家俬打至粉碎。为增加重用办公室家俬的可能,几年前他曾向政府和物业管理公司建议设立暂存仓库,将每次搬商舖或办公室的家俬拍照、分类、储存,让下手用家挑选,可惜未获回音。

而最理想其实是商厦物业的业主同时提供回收、重用办公室家俬一条龙服务,麦骥才就曾经建议他办公室位处的创贸广场发展商新鸿基重用家俬,可惜未被接纳。「每栋商厦不会100%租出,空置的单位可否暂存这些家俬,日后让租客选择再重用呢?可惜未见到有发展商有兴趣。」

文//彭丽芳图 // 彭丽芳、受访者提供编辑 // 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