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Nicholas Rougeux提供)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Nicholas Rougeux提供)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Nicholas Rougeux提供)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Nicholas Rougeux提供)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Nicholas Rougeux提供)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Nicholas Rougeux提供)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Nicholas Rougeux提供)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Illustrations of the Natural Orders of Plants封面(Internet Archive提供)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绿色生活:复修十九世纪英国植物图鉴 香港常见品种逐个捉

「在一切造物中,可能,没有任何一样能够像植物,为人类带来如此大的满足和喜悦。」一八四九年,英国植物插画家Elizabeth Twining发表一本手绘植物图鉴,并在引言这样说。一百六十幅彩色插图、绘有七百七十二种植物,她以英国所见的花草为基础,将世界各地其他同科植物融合成一图。你会发现,原来纯白色的琉球野蔷薇,与黑啤梨、野草莓同是蔷薇科,这样一来,竟能轻易掌握到不同植物科属的标誌性特徵。

最近,美国设计师Nicholas Rougeux以数码修复这本植物图鉴,并在插图中添加互动设计,方便读者在网上免费阅览。我们请来本地独有品种香港水玉杯(Thismia hongkongensis)发现者、植物达人马锡成一起探索图鉴,发现当中亦有不少香港常见植物。

油茶 香港原生植物

植物图鉴名为Illustrations of the Natural Orders of Plants,合共两册,分别在一八四九年和一八五五年发表。图鉴涵盖一百六十科植物,每一科植物绘製一幅插画。当时Twining没有使用多数人採用的、以雌蕊数量将植物分类的林奈氏分类法(一七五三年由瑞典植物学家林奈发表),而是改用当时较新的德堪多分类法(瑞士植物学家德堪多在一八○○年代发表),根据果实结构和特徵将植物归类。Twining希望将这些插图结合描述,「以尽可能简单和非技术语言,令人增添一些对植物的乐趣」。

图鉴如在书中插花,每幅插画中都包括了世界不同地方的有花植物,当中有中国植物,但数量不算太多,马锡成指出,在第一册中只有油茶(Camellia oleifera)是香港原生植物。「exactly和图鉴一样的植物品种,在香港不算太多,但就有不少和插图相关的同科属植物。有一些是人们在香港种植作观赏作用的,种在花园作园艺植物,或是作为农作物。」

他介绍在香港,多数于高海拔山坡,如大帽山和凤凰山才见到油茶。油茶主要在冬天开花,雪白花瓣中间是淡黄色花蕊,而现在,即夏末初秋时间,可见到油茶小乔木上结成一颗颗褐绿色果实。「油茶果实好木质的,裏面不像橙般有很多果肉,亦没有太多水分。打开果实会见到几粒大种子,种子充满油分,人们会拿去榨取茶油,榨油之后可以做茶籽粉。」

在植物图鉴中,山茶科插图中除了油茶,还有鲜红的山茶和茶树等,「这朵大红的就是普通山茶,香港大部分公园种的山茶通常是红色或粉红色,而中国人饮的茶叶都是山茶科」。普洱茶树也会开花,古时茶圣陆羽就曾在《茶经》以「花如白蔷薇」形容普洱茶花。马锡成说:「如果去大屿山昂坪,由宝莲寺行去心经简林途中,会经过现时不知道有没有荒废的茶园,园内会见到一些好矮的茶树仔,秋天左右就会开花。」

荷花玉兰 美领事馆外伫立

图鉴中有不少香港常见的外来品种植物,例如香港花园多种的三色堇、睡莲、木棉、紫薇等类近品种,亦有木兰科中的荷花玉兰,「以前长沙湾街道有种植荷花玉兰,后来打风吹断了。香港好多时都将兰花大量种在公园或街边,最经典是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外种了几棵好大朵的荷花玉兰」。

马锡成说,现时人们多数透过相片和行山去了解植物,甚少从画中学习。他分享自己的启蒙植物书是市政局的书籍,介绍香港树木、香港灌木的小书。「当时没有网络,而介绍本土植物的书都不多,我个人喜欢兰花和没有叶绿素的有花植物,如台湾的水晶兰。」

捕蝇草 以吃虫维生

要数最容易辨认的特别观赏类品种则必属茅膏菜科捕蝇草,马锡成解释,茅膏菜科的特徵是很多品种都是食昆虫的植物,插图中央鹤立鸡群的白花就是现在香港很多花店都有发售,俗名Venus Flytrap、原产自美国的捕蝇草。在夏天开花的捕蝇草明显有上下两部分,上方是长长花茎上开有小白花;下方则是一个个像血盆大口的带刺捕虫夹。「捕蝇草都几『正』的,下面捉昆虫维生,但上面就要靠昆虫传播花粉。所以一方面要靠人,一方面要食人。但因为它生长在没什幺营养的泥土裏,所以要从昆虫身体中得到一些氮。」

槲寄生 西方红娘

在上水、粉岭路边高树上不难发现长有桑寄生与槲寄生,「它们寄生在树上,没有根,通常长在较高的树丫上,因为是靠雀鸟吃它们的果实后传播种子,因此通常生长在雀仔站立的位置」。他说西方人对槲寄生相当熟悉,传统圣诞花环会用上冬青和槲寄生作材料,西方甚至有一个名为「槲寄生下的亲吻(Kiss under Mistletoe)」的传统,在圣诞这天,如果一棵树上生长了槲寄生的话,站在槲寄生下的女生不能拒绝亲吻,而在槲寄生下接吻的情侣将会幸福终生。「因为在欧洲地方,一到冬天大部分树都会落晒叶,变得光秃秃,但这些常青的槲寄生生长在树上,冬天不枯萎,仍然是绿色。人们觉得它很神奇,深信有着神奇力量。」

红白萝蔔不同科

图鉴中有大量香港农作物,包括十字花科的叶甘蓝和西洋菜,「很多农作物都是十字花科植物,例如白萝蔔、菜心、芥兰等,这科植物有个容易辨认的特徵,就是它的花通常有四瓣,如像十字形,但好多时未等到它们开花就已经被我们割来食了。」他提醒,白萝蔔(Raphanus sativus)和红萝蔔(Daucus carota)并不同科,后者属伞形科,「两者英文名好不一样,但因为地底嗰嚿嘢相似所以都叫萝蔔,而白萝蔔和青萝蔔的物种就是近似的。红萝蔔无乜人见过它开花,如果开花的话,会比较似芹菜花。」

杨桃与野草

中秋前后上市的杨桃,金黄色的五角星形,令人垂涎。但在插画之中,杨桃不是与其他水果放在一起,反而与一些野草相连。原来杨桃被归类为酢浆草科。「香港街边有好多酢浆草,是杂草来的。」酢浆草容易辨认,通常带三片小叶,而每一片小叶都像心形。不过,酢浆草并不是本地原生植物,马锡成估计,可能是通过人类活动,例如国际间货物运输而传播至世界各地。

为何杨桃会被归类为酢浆草科?「我都答你唔到。」他指出,以前植物学家透过花的结构,或一些很细微的地方看到它们的相似之处,一般人很难明白。「你看杨桃是一棵大树,而酢浆草咁细,花又不是太相似,因此很难明白为何是同科,但杨桃和图鉴中其余两只都是三叶的小草是同科不同属。」他提到图鉴使用的都是传统植物分类方法,而近年出现了DNA科技后,有人再去重估旧有分类系统,并提出一些改变的建议。「但植物分类系统因为长时间使用,人们不想改变,生怕看旧有文辞时会造成混乱,所以分类学专家都是较为保守。」

感谢植物

看过一幅幅绚丽插画,不禁令人讚歎穹苍的奥妙,同一科植物竟各以黄红白粉花色分别绽放。而一百七十年光阴过去,世上很多事物都留不住,植物却依旧茁壮成长,继续为人类带来无比安慰。Twining在书中说:「欢乐的人可以在明亮的花园中、阳光明媚的路上欣喜若狂;最疲惫的弱者可能会在绿色草本植物和低矮的花朵上休息;即使在拥挤的城市裏,最繁忙的人也可以从不起眼的窗户花园中获得欢欣。」长夏将尽,我们邀请你一起按图索骥,试着重新感受生存的美好。

数码修复植物图鉴

文 // 彭丽芳

图 // Nicholas Rougeux、Internet Archive

编辑 // 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